<d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dl id="jlhvx"></dl><de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span id="jlhvx"><progress id="jlhvx"></progress></span><del id="jlhvx"></del><listing id="jlhvx"><strike id="jlhvx"><listing id="jlhvx"></listing></strike></listing>
<listing id="jlhvx"><noframes id="jlhvx"><listing id="jlhvx"></listing>
<listing id="jlhvx"><noframes id="jlhvx"><listing id="jlhvx"></listing>
<var id="jlhvx"></var>
<dl id="jlhvx"></dl>
<span id="jlhvx"></span>
<var id="jlhvx"><strike id="jlhvx"></strike></var>
<d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listing id="jlhvx"><strike id="jlhvx"></strike></listing><d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del id="jlhvx"></del>
<d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listing id="jlhvx"></listing>
<dl id="jlhvx"><strike id="jlhvx"></strike></dl>
<de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var id="jlhvx"><noframes id="jlhvx"><var id="jlhvx"></var>
<del id="jlhvx"><strike id="jlhvx"></strike></del>
<dl id="jlhvx"><noframes id="jlhvx">

港口倉儲類工業遺產適應性再利用策略——以青島市大港區為例

2022-01-12 13:22| 發布者: www.artist-contribution.com| 查看:

摘要: 港口倉儲類工業遺產中兩個典型的遺產要素是筒倉和倉庫,應分辨并保護它們的核心價值,提取舊倉儲建筑中的特色基因并恰當轉譯。如何使筒倉和倉庫這兩種不同的要素在同一個濱海環境中處理得當,既保留歷史層積性又具當下時代特性,是本文研究的重點。通過對筒倉和倉庫的分類和結構、平面的提取,識別并轉 ...
城市特色和文脈斷裂危機,已成為當前我國城市現代化變遷中出現的普遍性課題[1],文創產業隨之興起,資本的投機性又引發了文化符號化和生產過剩的問題。如何展現工業遺產歷史文化的真實性、整體性與層積性,在埋葬歷史的同時傳遞歷史,并使之融入城市,實現整體風貌的協調是現階段研究的重點。港口工業遺產中運輸類以船只、貨車為基點的相關壩體、鐵路、導航燈塔、駁船設施等具有很高的遺產價值;倉儲類以大空間為使用價值的核心,具有很高的再利用價值。最有代表性的倉儲類建筑是筒倉和倉庫,適應性再利用有利于實現物質和文化資產增值。如何實現倉儲類工業遺產的基因傳承與當代表達是本文研究的重點。
港口特色是自然與工業化的強烈沖突,是一切服務于高效運輸的。港口改變了柔性岸線,變為剛性岸線。海洋資源的利用和工業化、模塊化是港口工業遺產的主要特色。工業遺產再利用要考慮的問題主要是功能轉變,將機械尺度的大空間轉化為人體尺度的小空間,給冰冷的工業建筑以溫度,將工業特色延續并使之與周圍城市空間相融合。

1 研究概述

港口的倉儲類建構筑主要有筒倉(儲罐)和倉庫。青島市大港區共有:筒倉8組,有的6~8個筒體為一組,有的2~3個筒體為一組,大多為鋼結構,少數為混凝土結構;倉庫24處,大多為混合結構,少數為鋼結構,大多沿鐵路線分布,少數結合臨港加工產業分布(見圖1)。
首先要明確這些遺產要素的遺產價值等級,在保護核心價值的前提下,遵循原真性和完整性的原則,根據不同價值等級要求進行再利用。大部分筒倉遺產價值較小,歷史文化價值不夠突出,但在形態結構方面有一定特點,適宜彈性利用。20世紀80年代的倉庫有一定的歷史文化價值且結構多樣典型,有一定科技價值,適合保留改造;碼頭上的倉庫景觀性較好且與鐵路線結合,是運輸的重要一環,均屬于有一定價值的遺產要素,適合保留改造;其他簡易倉庫遺產價值較小,應從整體規劃布局考慮,彈性利用。所謂保留改造,其保護強度要高于彈性利用,可以保留但要具有整體性,可以局部改造;彈性利用,要提取核心基因進行轉譯,改變其不適宜的、與未來使用和整體風貌有沖突的地方。
圖1 筒倉及倉庫分布及現狀圖圖1 筒倉及倉庫分布及現狀圖  下載原圖

(圖片來源:作者自繪)
根據建筑的自主性,應從形式、空間、結構材料和場地等角度,分析倉儲類遺產要素的核心價值,找到保護的核心和再利用的基因和界限。

2 筒倉的保護與再利用

2.1 筒倉的保護與再利用依據

筒倉是典型遺產要素,是倉儲業標志性工業遺產,適宜彈性利用。其形態獨特,圓柱形筒體,給人以圓形意象和高聳的感覺,往往具有地標性。青島大港區的筒倉多以行列式組合的形式出現[2],呈現群體特征。儲糧筒倉多為6~8個筒體的組合,是青島大港區主要運輸品類;水泥、瀝青、硫磺儲罐多為2~4個筒體的組合,工業用品在青島大港區的運輸量少。筒倉以單筒淺筒倉和多筒深筒倉為主[2],青島大港區主要是多筒深筒倉,高度與內徑之比大于1.5。
多筒高立筒倉形體主要由工作塔、上下聯廊、筒倉、筒上建筑(筒上層)、筒下層等構成[1]。單個筒倉由倉頂板、筒壁、倉底、筒下支承結構和基礎等五部分組成。筒上層用于安裝和操作水平進糧輸送機和進糧管,筒下層供安裝水平出糧輸送機用,一般分為筒壁落地承重和柱支承兩種。落地式平底倉(直徑大于12 m),地道式出料通道;架空式倉下支撐結構及錐斗倉底(直徑小于10 m)。正截錐殼倉頂,由斜梁、上下環梁及鋼板組成[3]。
青島大港區主要有鋼板筒倉和鋼筋混凝土筒倉兩種。鋼筋混凝土筒倉具有容量大、堅固耐用、抗震性好、節約土地等優勢,高度可達40 m以上,適用于周轉量大的大城市和港口地區,應用最為廣泛。鋼板筒倉壁薄、自重輕、施工方便、標準化程度高,但鋼板倉壁為熱鍍鋅或合金鋼板,隔熱性能差,易結露,適用于品種多、容量小、周轉快的中小型倉庫[3]。
筒倉的工藝設計可以體現總倉容、使用功能、作業要求、進出糧方式等,可以了解工藝流程、設備選用、除塵系統、機械通風及噪聲控制、蟲害防治等技術性內容。鋼板筒倉數量較多且作業復雜時,往往在其邊側設置工作塔;數量少且作業簡單時,采用提升機塔架,經分配盤或溜管直接入倉。直徑10 m以下鋼板筒倉宜采用自流式出糧方式,倉底坡度40°~45°。平底鋼板筒倉常采用清倉機、流化出糧或其他出糧設施[4]。
工業遺產要素的再生應注重文脈傳承、功能演替、空間再生、生態恢復與景觀重塑。大部分功能均可植入,如沈陽萬科水塔改為工業博物館,以色列Bat Yam的Ramat Ha Nasy水塔改為觀景塔,丹麥的Jaegersborg水塔改為學生公寓等[5],但定位需結合城市發展水平和當地人民需求,是一種由外到內的綜合的含有社會經濟屬性的考量??臻g更新、結構加固、表皮再生往往更具有建筑自主性,是研究的重點。
筒倉自身的群體性使其具有了極高的敘事性潛力,可以一個筒倉一個主題,易產生很好的時序性和連續性,適宜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如南京園博園先鋒筒倉書店;組合的可能性多,通過加減很容易形成空間特色,體驗感也會使其大幅升值,適宜居住、商業的引入。高圓筒倉具有很強的地標性和可識別性,是城市集體記憶的關鍵點,與場地的關聯性很強;高聳帶來內部向上生長的感覺,螺旋上升的交通體系是不錯的選擇,若有天光灑落還會有很強的宗教儀式感和神秘感;圓柱的筒體結構使其更具改造為核心筒結構的潛力,具有較高的抗剪強度來抵抗海邊較強的東北風。大港的筒倉大多濱水,具有良好的景觀特色,但是改造會受制于原有碼頭承載力,適宜選用較為輕質的通透的材料,底部宜多增加南向開放空間。

2.2 筒倉的保護與再利用策略

2.2.1 不同材料的筒倉結構再利用策略

筒倉主要有鋼板筒倉和混凝土筒倉兩種結構形式。單倉的支撐結構有支柱支撐、筒壁支撐、筒壁與內柱共同支撐等結構形式。鋼筋混凝土筒倉的改造再利用需根據新植入的功能空間的要求對原筒倉壁結構進行部分拆除、切割、局部加固等處理,其改造技術難度較大且成本支出較多,目前較多采用碟式、鋼線切割法等切割拆除技術[5](見表1)。(糧食)鋼板筒倉的改造案例較少,大多是保留原有鋼框架結構(見表2)。

2.2.2 不同數量的筒倉空間再利用策略

筒倉的空間再利用策略主要有四種:內部空間原構、內部空間重構、空間外向延拓、空間組合更新[6]。以后三種為主。內部空間重構包括水平劃分、垂直劃分、局部空構與新構嵌入;空間外向延拓包括周邊外向延拓、頂部加建、局部置換。不同組合形式的筒倉有不同的空間再利用傾向,主要分為兩類,即6~8個筒構成的雙列筒倉和2~3個筒組成的單列筒倉(見表3)。
  
表1 鋼結構筒倉改造案例  下載原圖


表1 鋼結構筒倉改造案例表1 鋼結構筒倉改造案例
  
表2 鋼筋混凝土結構筒倉改造案例  下載原圖


表2 鋼筋混凝土結構筒倉改造案例表2 鋼筋混凝土結構筒倉改造案例
  
表3 不同組合形式的筒倉再利用策略  下載原圖


表3 不同組合形式的筒倉再利用策略表3 不同組合形式的筒倉再利用策略
雙列筒倉常用的改造策略有:替換2個,使之更為通透,打破均質,形成更為公共的空間;連通4個,中間形成中庭或庭院,豐富空間層次,形成空間對比,輔助和被輔助空間一目了然;與單列的筒倉相比,雙列筒倉平面變化和空間組合的余地更大。
單列筒倉由于平面上的變化比雙列的少,應重點考慮縱向上的再生途徑,如頂部斜切或植入水平向立方體塊作為觀景空間等[7];視線通透性更好,一定的景觀性改造可與濱水環境更緊密結合;體量小往往影響其遺產價值,保護要求較低,采取表皮更新的方式,表皮變化更加靈巧;常以物料提升機代替工作塔,可轉換為觀光電梯;可以增加連接構架。如奧德豪庭(Gasholders)英國國王十字區房產、弗洛茲洛雙子星住宅、唐山啟新1889文化創意產業園丙倉、陜西西鄉鹿齡水泥廠[8,9]。
  
表4 不同結構的倉庫再利用策略  下載原圖


表4 不同結構的倉庫再利用策略表4 不同結構的倉庫再利用策略
圖2“筒倉”與“倉庫”整體化改造參考案例圖2“筒倉”與“倉庫”整體化改造參考案例  下載原圖

(圖片來源:a-d來自谷德設計網;e來自參考文獻[12])

3 倉庫的保護與再利用

對于有附屬生活區的,保護生產區,改造生活區。保留主體建筑,拆除附屬建筑,將原附屬建筑的功能融入主體建筑,如衛生間、休息室等功能。
“加法”——加入集裝箱模塊,形成屋中屋;片墻加玻璃;門窗洞口局部體塊突出,加強韻律感,增加人體尺度感,使其更親切;加入圓形空間,設置樹池,與筒倉形態呼應。“減法”——形成外部空間,桁架露明,形成中庭、外廊、廣場等內聚性、過渡性空間,增加濱海景觀滲透和采光通風效果。
不同結構的倉庫有不同的再利用策略,主要分為鋼結構和混合結構兩種(見表4),具體分析如下。

3.1 鋼結構倉庫的適應性再利用策略

多為門式鋼架結構,預制裝配式,自重輕,臨時性強,檐口高度大于9 m,有門無窗。
保護要求為保留改造、彈性利用。表皮破損嚴重,熱工性差,需要重構。每一榀門式鋼架之間沒有連系梁故聯系較弱,可以保留作為構架,營造戶外活動場所、入口、觀景區域等過渡空間;可以與鐵路線結合,營造工業場景感,注入敘事性,也可以輔助形成軸線;適當引入淺水池,可以形成豐富的光影和韻律。由于倉庫的長寬比大于2,且每跨之間缺乏變化,將其中的3~4跨轉換為玻璃等通透的材質,可以在不影響整體性的前提下在視覺上降低空間尺度,增加空間的可識別性,增加采光。加入集裝箱模塊,形成屋中屋,且集裝箱的鋼材質也是原有鋼表皮的延續。在濱海場域中,應增加建筑的開放性,端部可以采用防風中空玻璃材質營造通透感,南側長邊底部可以向上翻卷,營造觀海的休閑長廊;水面陽光反射較強,應加入抗腐蝕材料的格柵。9~12 m的高度可以在縱向上加層,改單層為兩層,局部三層。另外,在原先的庫門處可以考慮使用不同的材質,以留下記憶。

3.2 混合結構倉庫的適應性再利用策略

水平承重結構為鋼結構、排架結構,縱向承重結構一般為混凝土柱,三角形、折線、梯形等屋架均有,連續折線形屋架普遍,跨數多為偶數,有檁體系或無檁體系均有,圍護結構為磚混,附屬建筑一般為磚混結構。檐口高度一般在11~16 m,一般有門有窗,有橫向長窗、縱向長窗、多排矩形窗等,以多排矩形窗為主,若是生產車間改為倉庫的還會有天窗。
保護與再利用以保留改造為主,保護等級比鋼結構倉庫高,因為其建設年代普遍早于鋼結構倉庫,熱工性能和結構的工程美學更優。改造應退讓原有結構,形成自支撐體系。表皮應以再利用為主,可以綠化表皮,進行垂直綠化。整體性較好,注重桁架在內部空間的表現力的發揮,適宜營造庭院、中庭空間來增加采光和藝術性、趣味性,露臺和屋頂花園可與桁架相結合,讓這些飽含歷史記憶和高科技含量的工業構建可以觸摸。高度比鋼結構倉庫高,層數的增加要參考原有的開窗情況,一般可以改為2~3層。

4 整體化策略

4.1“筒倉”與“倉庫”的整體化改造

如何使形態沖突的筒倉和倉庫相呼應、相協調?筒倉是群體,一般大于3個,體現序列感和韻律感;倉庫是單體,常2個并置,序列感體現在內部的每一榀結構上。這是群體與個體的協調問題,是直性與弧性、圓形與三角形的協調問題。
筒倉可以通過圓形與矩形的咬合,立方體塊斜插入筒體空間做交通體等,如809兵工廠遺址改造;個別筒倉置換為立方體塊,如比利時Kanaal工業筒倉[10,11]。倉庫表面加裝片狀弧面墻,與遮陽等節能措施相結合,如申窯藝術中心;提取倉庫立面造型,拉成圓弧狀,如東貿庫;片墻開拱形門洞與構架形態相呼應,如李子溝村紅磚自然禮堂。但要注意二者之間的呼應不能過于刻意,否則會走向形式主義。形成對景亦是一種呼應。另外,筒倉的錐頂和鋼結構倉庫相呼應,混合結構倉庫的折線形屋頂和筒倉的弧形倉壁相呼應。采用“時空同構”的策略,尋找歷史基因在新環境中重新編碼轉譯,讓新的元素與歷史元素“同構異質”,與總體環境的主旋律統一和諧(見圖2)[12]。

4.2 單體要素的串聯

海岸線和鐵路線可以作為海陸交界處的景觀串聯線和港區內部的交通串聯線,將單體要素串聯,如與濱水景觀結合,形成畫卷式的風景。處理系列建筑之間的關系,以及建筑與景觀、場地之間的聯系。設置步行體系,結合可開閉的陽光房或地景設計,增加縱向層次,供不同天氣使用,天氣晴朗時走上面,下雨大風時走下面。設計路線的發生、發展、高潮、結尾,以敘事手法將空間場景化。

5 結語

筒倉的核心價值在于空間形式、頂底結構和內部生產流線;倉庫的核心價值在內部結構,尤其是屋架部分,以及與場地的聯系。
港口倉庫類工業遺產的再利用策略要基于工業遺產的價值等級和建筑的自主性,立足于原真性、整體性、可持續性原則,保護核心價值,體現歷史的層積性,在新時代下進行適應性轉譯,應盡量減少人的主觀臆斷性。從形式上,處理圓柱形筒體結構的筒倉與坡屋頂或連續拱頂的倉庫形成的圓形與三角形的視覺沖突;從空間上,將大型倉儲尺度轉化為人體尺度,處理倉儲空間室內外的分隔與聯系,平衡桁架體系下的立方體存儲空間與筒體結構下的柱體空間;從結構方面,采用不同的技術手段處理鋼結構、磚混結構、鋼筋混凝土結構的筒倉和倉庫;從場域方面,處理濱水空間、交通空間與陸域開敞空間的對比與聯系,提取場地(景觀)要素,如燈塔等導航設施、系船柱等航運設施,與主體建筑——倉庫、筒倉等相聯系。